搜索
图片展示


第十七节 诗品人情

发表时间: 2015-05-29 16:39:21

作者: 民盟安顺市委

浏览:

第十七节 诗品人情

  

张澜是一位教育家、政治家,并不是以诗为业的文人,但他作为一个爱国者、一个坚强的民主主义者,常以诗言情励志。张澜对于中国古典文学及文学形式了然心中,喜欢以中国传统的古典诗歌形式来抒发他的抱负和理想。

中国的诗歌发展到唐代达到高峰,形式臻于完美,音韵讲究韵律平仄。自唐以后的古体诗大多以格律写成,流传下来的诗歌名作也以格律诗居多。张澜的诗歌作品几乎全为格律诗,其中主要是七言律诗与七言绝句。

张澜的诗歌以其内容来划分,大致有这样几个方面: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真切记录社会现状的诗歌;具有辛辣讽刺意味的感时诗歌;具有乐观色彩的抒情闲散诗歌;具有温馨亲情、友情类的诗歌。

在中国文学史上,用诗歌这一形式描述人民疾苦对广大的劳苦大众予以同情的诗人,首推杜甫,其次为白居易等人,之后即少有人以诗歌的形式描述人民百姓的疾苦。张澜出身贫苦,家庭的节俭,刚直不阿的人格教育,深深扎根在张澜的内心深处,并从一个民主主义者成为一个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新中国领导人。张澜的家乡虽物产丰饶,然而1949年之前,交通不便,生产落后低下,人民生活窘迫。张澜在这样一个艰苦的环境中长大,人民的疾苦,家乡的贫穷,在他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当他走出山沟后,开始为解救广大人民的疾苦奔走。从学堂唤起民心,到保路运动,到辛亥革命,到护国运动,到五四运动,到抗日战争,到与蒋介石的专制独裁统治作斗争,到新中国的诞生,张澜的一生完完全全地奉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和人民大众的解放。张澜的人生是中国近现代史的一个缩影,而他的诗歌是他心路的痕迹,是中国历史的简章。张澜可谓是出色效仿杜、白以现实主义的手法、用诗歌描述民众疾苦的非诗人的诗人。

四川保路运动结束后,张澜对国家的前途充满了信心,他积极参与政治,表现出他治政的才能与清廉的为官思想,为他的家乡人民的一方平安费尽心力。然而,在腐败和战乱的北洋政府时代,像张澜这样为民请命的官员是难以得到重用的。19133月,张澜作为川籍国会议员进京准备出席第一届国会,在进京途中,国民党的宋教仁遇害。袁世凯的复辟帝制拉开了序幕,之后议员们和各党派的期望被袁世凯一一扼杀。191310月,袁世凯在国会以武力强迫议员们选举他当选总统,不久又勒令解散国民党,而张澜所倾向的拥护袁世凯的进步党所组成的国会,由于在袁世凯眼里已失去了作用,随即也遭到解散。张澜眼见民主被一个专制独裁的复辟者扼杀,心如刀绞,1914年黯然踏上返川之路。

失题三首

山川聚米昔称雄,此日流亡满目中。

贼势惊彪追岂得,兵如密篦过皆空。

但增孤露无家痛,难觅凌烟不世功。

定乱未应无岳降,高天方醉问何从。

在这首诗中,张澜描述了昔日起义军聚集之地已是空旷无物,面对凶悍的袁军,起义军也无能为力,这场战争只是增加了无数孤儿的无家之痛,却不能打垮袁世凯,建立历史的功绩。同时指出,要想平定天下,对于袁世凯专权乱世,还待有作为之人出现。“贼势惊彪追岂得,兵如密篦过皆空”两句,非常形象地把两军力量悬殊描绘了出来。张澜虽对起义军带有一定的同情,但是也表露出他认为起义军因自身的缺陷难以有所作为的观点。

兵惟畏匪民畏兵,此语吾闻泪欲倾。

空诩军行山易撼,浪传师过市无惊。

伤心蜀客宝鸡道,入耳秦人风鹤声。

安得崆峒倚长剑,为军系贼致时清。

通过这首诗,张澜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希望出现一个强力者推翻袁世凯。“兵惟畏匪民畏兵,此语吾闻泪欲倾”,深刻简扼地道出了其时兵、匪、民之间的关系,所谓的匪得到人民的拥护,官家的兵却为人民深恶痛绝,张澜欲哭无泪,痛心不已。面对着萧瑟争战之地,漠声呼啸而过,张澜兀立山中,悲情伤感,他渴望着“安得崆峒倚长剑,为军系贼致时清。”

森严壁垒布如云,儿戏非同霸上军。

岂有重围容兔脱,翻令大道走狼群。

丁公未肯两贤厄,午谷才能一站闻。

盗跖余赃聊弃置,助君奏捷诩殊勋。

身处争战之地,张澜对起义军能突出重围深为感慨,对于袁世凯的军队取得胜利不以为然。在张澜看来,一支号称军事力量最强的北洋军,竟然让一支农民起义军队伍突出重围,这本来就是个天大的笑话;而对于起义军弃置之物,北洋军却吹嘘为战果辉煌。

在这三首现实主义的诗歌中,张澜对于白朗农民起义充满了同情,但对于农民起义军却并未寄予希望,他冀望于一个真正能领导民众起来推翻封建帝制复辟者袁世凯力量出现。

1936年开始至1937年,川北大旱,灾情严重,再加上内战不断,日本也已开始大举侵略中国。通过刘湘与刘文辉的争战,刘湘取得胜利,执掌川权。在这内忧外患之时,刘湘聘任张澜为川北赈济委员会会长,前往川北各地视察民情。在视察过程中,张澜目睹的皆是一片萧然,于是写就一组诗,反映了当时的民情与自己的心境。这些诗具有浓厚的现实主义色彩,且通俗晓畅,将中国战乱时的四川乡村境况真实地记录了下来。张澜在诗前做了引言:“乡居杂感二十首,天灾沓至,人事多非,耕凿不得相安,呻吟曷能自已!乡居见闻,敷陈其实。词多近俗,有类乎竹枝。世有采风,当念其憔悴。”

当时旱情相当严重,庄稼枯萎,饥民遍地,民众苦不堪言,张澜在诗中写道:

已叹今秋下种迟,初生豆麦便枯萎。

偶然小雨才施润,又被干风竟日吹。

而随着这天灾带给人民的灾难,又加上了人祸:

一年须上八年粮,饱暖无期日夜忙。

已说罚金加滞纳,又催旧契验田房。

酒油税额本非轻,民力已殚官未盈。

精白不闻中饱去,又嫌收少令加征。

百家月月出钱频,保甲皆言法令新。

便合地方勤整理,又言官府不须真。

在这组诗中,张澜对于国民党政府对民众采取的横征暴敛、苛捐杂税进行了直接的揭露,当人民正处于特大天灾之时,官府不是体恤民情、抚慰灾民,而是更加残暴地加重对民众的剥削。

天灾人祸面前,人民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呢?张澜对此做了忠实记录:

谷田收歉菜无多,艰难度日人受磨。

御冬幸有甘薯好,又烂甘薯将奈何!

贫苦偏生四五雏,饥啼难止痛空厨。

举家屡欲逃荒走,又恐无依死道途。

市上朝朝负荷人,几多堂构析为薪。

已因日食愁难继,又况枯时远过春。

借贷西邻空手回,踽行一妇语堪哀。

女无敝袄儿无裤,又是天寒十月天。

家物惟存老瓦盆,从今何以长儿孙?

为愁冻馁难宵寐,又听催科晓到门。

乡村学校尽萧然,旧款犹拖新款悬。

多少教师饥欲死,又须忍苦待来年。

在国民党统治下的广袤的中华大地上,正处于灾荒中的农村不知有多少灾民过着凄苦的生活,张澜通过对几个场景的描述,表达了对生活在饥寒交迫的灾民的同情怜悯之情,读来令人唏嘘不已。

在这组诗中有两首感时抒发情怀之作,也可以看作张澜对于该组诗歌所作的一个总结性的论述:

眼前百事尽悲观,薄酒孤斟强自宽。

忽念方张华北寇,又令通夜寝难安。

志士多忧缘世乱,野人大愿是年丰。

傅岩霖雨今何似,又在苍生伫望中。

当张澜走访了乡里,“眼前百事尽悲观”,只有“薄酒孤斟强自宽”而当想起日寇侵略占领了中国东北,不禁彻夜难眠,由此张澜感叹,有志之士忧虑的是乱世之国,而老百姓的最大心愿是有一个丰收年,人民是多么盼望一个能带领他们走出苦海的人啊!

1939年“川康建设期成会”成立后,张澜去往川北视察时,体恤民情,有感而发,又写下了一些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诗歌。这年,国民政府为了增强抗战及建国的力量,认为四川作为大后方尤其重要,于是在一届三次参政会上决定组建川康建设期成会,目的是督促政府推进川康建设。加强抗战后方的建设,将四川划为了几个区,期成会即将成员组成视察团分赴川境各区视察,将视察所得写成报告,并草拟川康建设具体意见书,由期成会据此拟定建设方案,递交政府建议采纳施行。张澜为川北区主任,负责视察川北33个县。张澜在题记中写道:“此行历时七十余日,径行千里”。“视察北道,随感成吟,得诗二十一首,亦雪泥鸿爪之念也。”在这些诗中,或乡情,或咏景,或怀友咏友,其中突出的是描述乡民疾苦的作品:

宿渠县三回李老来访,并示子书

潼关书到问亲安,有子出征已二年。

贫困可怜遗一老,犹须日缴杂税捐。

由巴中赴仪陇

连年荒旱幸今丰,谷贱难堪捐税重。

数处来呈增叹息,不知何语慰乡农。

听吴超然说江南事

劫后南江生事微,室多残破壮男稀。

剧怜妇女供夫运,道险行迟暮未归。

广元、昭化所见

路人常有头垂索,乡妇犹多趾半纤。

早是一般生活苦,可怜时代至今淹。

过  梓  潼

米柴远负走匆匆,整路又催难雇农。

山石捶完官不恤,民间最苦是征工。

过铜梁安居镇

纷纷学校尽夸张,民众何曾教育良?

不见安居区署外,有人宣讲拜今皇。

通江、苍溪、广元所见

裁锦绣罗丽绝伦,纷纷装束斗时新。

谁知川北贫家女,尚有经冬无裤人。

这些诗颇具杜甫之风,感时伤坏,其中两首涉及民风观念的更改的艰巨性。当张澜到广元以后,令他不敢相信的是居然还有人蓄辫、缠足,由此感叹人民深重苦难的生活一直没有改变,甚至思想意识亦未改变。当他过铜梁安居镇时,见有人仍在大言不惭地宣讲君王意识,把民国的总统当作皇帝看待,诗人认为人民太缺乏教育了,发出了“纷纷学校尽夸张,民众何曾教育良?”的感叹。

《通江、苍溪、广元所见》的背后还有一段小故事。张澜视察此地后,友人李玉生先生设宴为张澜一行送行,饭后,一位衣着入时的女教师带着许多学生前来欢送张澜,并递上一幅白绢请张澜在上面题词留念。张澜看着眼前这位着装时髦的女教师,联想到所经之处贫穷百姓比比皆是,同为女人,而一些农家的女儿连过冬的裤子都没有,这样强烈的反差令张澜感慨不已,他思考了一会儿,在白绢上奋笔疾书:“裁锦绣罗丽绝伦,纷纷装束斗时新。谁知川北贫家女,尚有经冬无裤人。”

在视察中,张澜一路所见的苦难太多,面对水深火热之中的百姓,诗人无奈地直抒心中郁闷:“数处来呈增叹息,不知何语慰乡农。”

1942年至1943年之间,张澜还写了一组这类现实主义的诗歌。此时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已成立,张澜任主席。19411117,国民参政会第二届二次会议召开,在这次会上,张澜针对国民党坚持反共政策,不断制造反共事件,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行径,于1125提交了《实现民主,加强抗战力量,树立建国基础案》提案。蒋介石在看了这个提案后,拍案大怒,禁止该提案提交大会讨论。张澜与之面对面强争未果。断然拒绝出席国民参政会长达两年之久,以示对专制独裁的强烈抗议。在这段时间里,张澜由重庆移居成都,住在南充同乡黄瑾怀的别墅“怀远山庄”,继续从事民主活动,并写下了一组杂咏诗,共19首。

城南闲住渐冬深,月淡霜清天欲明。

梦醒重衾犹怨薄,几阿道上有车声。

美裘新制御冬寒,市贾多金意自欢。

最是堪怜乡妇语,如今布贵补衣难。

输将恐后国忘家,军服军粮岁有加。

不信健儿拼战死,寒犹衣夹饭多沙。

人间苦乐事多偏,但得逢时胜力田。

试向云中一凝望,粮官税吏尽登仙。

朱门深掩日高时,妾宠妻娇睡起迟。

富贵自娱成底事,只将华屋住行尸。

物产夸陈冠五都,游人不见覆车无?

北平上海南京路,一幅繁华沦陷图。

米贵长安居奈何,连朝阴雨天荐瘥。

漫言民食能供应,四望炊烟断处多。

张澜以现实主义的手法,针砭时弊,揭示了国难当头之际,统治阶级的腐败和人民生活的艰辛。第一首诗中描写了一个瞬间:在寒冷的冬夜当他梦醒时,尽管盖了两床被子依然觉得冷,却听见外面传来辛勤劳作的劳苦者的车轮之声。在第二首诗描写了一些人制作华贵新裘准备过冬,而乡里的一个农妇却连买一块布来补衣都要犯愁。另一首诗则反映了国民党军队的状况,揭露了国民党的腐败:虽然军服军粮年年在增加,而士兵却吃着掺沙粒的饭,穿着单薄的衣,像这样的军队怎么能打仗呢?张澜的这些诗从不同的角度对国民党统治下的社会民不聊生的现状予以揭露,如官吏腐败,“粮官税吏尽登仙”、“朱门深掩日高时,妾宠妻娇睡起迟”;如民众疾苦,“漫言民食能供应,四望炊烟断处多”;如国耻,“北平上海南京路,一幅繁华沦陷图”。

1936年,张澜作《曹专员仲植查灾返成都》二首,其中一首写道:

昭剑南趋千里途,白泥食尽树皮无。

知君永久留心影,百幅东川饿莩图。

这首诗无如看作是张澜自己的心境,因为张澜也正是这样,在乡村中看尽了惨不忍睹的景象:民不聊生、饿殍遍地的凄凉。历历在目的场景,永久留驻在张澜心中。

艺术中的现实主义着力于对现实进行客观的、具体的、历史的艺术描写,注重现实中人物和环境之间的艺术关系,典型化是现实主义创作的要点,而典型化又是通过个性化得以体现。同时它关注社会下层与小人物的悲惨遭遇,具有强烈的批判性或揭露性。在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上,现实主义诗歌以生活本身的形式反映生活,但不局限于这一形式,它重视社会分析,但也注重心理分析,探索人的复杂内心世界的心理描写。现实主义诗歌的震撼力,就在于以真切的笔墨打动人心。张澜的诗歌语言质朴,人物形象突出感人,它不事雕饰,而是直击现实,充分体现了现实主义诗歌的特质。张澜以其真切的爱国爱民之心体恤民情,关注民众疾苦,这与其本身出生于贫苦之家,从小就生活于苦寒之中及与家庭素朴的教育不无关系,同时张澜在读书学习中积极吸取新思想,民主思想不断成熟,并逐渐成为具有一个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爱国者、教育家。因为有了这样身历和心历,张澜才能以其现实主义的笔锋写出具有历史意义和时代感的诗作。

张澜抨击时政的作品铿锵有力,直抒胸臆,光明磊落,不畏权贵,或犀利辛辣,或扼腕长叹,充分体现了民族危亡之关头,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勇气。如1942年杂咏诗中的一首:

春风失半几时还,元旦今看喜气鲜。

灯彩漫空新约庆,普天顿返太平年。

1942年元旦,中、英、美、苏等26国在华盛顿发表共同宣言,一致向世界宣告坚决打击德、意、日。张澜在这首诗中以讥讽的笔调调侃了国民政府在宣言上签字后,认为天下似乎已经太平的沾沾自喜,殊不知“春风失半几时还”,何以“普天顿返太平年”。

民主政新帝制终,当年尽力国人同。

为何党治成私利,不见选贤天下公。

语言直白,不啻一首政论诗。自辛亥革命以来人民浴血奋战得来的民主最终竟被独裁专制者所攫取,怎不令人愤慨、拍案诘问:何以结党营私,民主何在?

训告篇篇胜古王,出言能使国家强,

应知昔日梁陈主,文集虽佳不救亡。

抗战时期,蒋介石发表了许多振振有词的抗战言辞,然而却不把军队主要用于抗日,而用于防范共产党,且不断制造破坏统一战线的事件。张澜在这首诗中抨击了蒋介石光说不做或阳奉阴违的做法:你的篇篇讲话胜过古代帝王,似乎靠着言论就能治理国家,要知道南朝时的梁陈后主,可曾由于文笔而挽救国家危亡。

诏书哀痛圣明称,自古得民在得心。

纵使国中呼万岁,安知寒雨怨咨深。

这首诗对于国民党政府接二连三的无用的文告进行了抨击,张澜直言“自古得民在得心”,哪怕国中的万岁声喊破了天,人民还在饱受人间苦难。

1920年冬,张澜奔母丧,自京返川过秦岭,回想起1914年袁世凯复辟帝制解散国会后,曾经秦岭回川,1918年任省长时川滇内战赴京述职也曾翻越秦岭。此番再过秦岭,不禁有感于中,作《过五丁峡》七言律诗一首:

过五丁峡

雨霁云开群峰攒,怒风号窍雷鸣湍。

人行下涧铁千壁,日见中天冰一丸。

霸业金牛山剩在,贼群铜马道艰难。

玉生感慨三过此,满目萧条意未安。

李白过秦岭,感叹蜀道难,而张澜对于秦岭的雄奇高峻则大为赞叹;陆游过秦岭,“细雨骑驴入剑门”有一份悠然自得,而张澜此时在这群峰耸立,嗍风怒号,急流轰鸣的山涧中,面对壮丽的大自然,联想起自己三过此地,皆为国事而奔走,自是心潮澎湃,依然期望着能为民众和国家尽一份绵薄之力。

抗日战争时期间,张澜已是一个更加成熟的爱国者和民主主义者,他怀着满腔爱国之情投入全面抗战的抗日救亡运动。1937727,张澜在《新民报》上发表了五首抗日七言绝句:

其一

华北鲸吞谋久蓄,亚东吼狮睡初醒。

寇来便合迎头击,直捣黄龙拼痛饮。

其二

察北冀东待收复,交通平汉况卢桥。

一朝抗战兵先撤,坐使日儿作天骄。

其三

和平早失三原则,屈辱还劳几度谈。

从此国人应准备,北平哀后哀江南。

其四

塘沽何梅再协定,丧权忍辱祸遗今。

此时抗战应先绝,万骑平郊寇已深。

其五

雄才救国经尝胆,童子勿觞愿执戈。

民族复兴堪自信,终须还我旧山河。

忧国忧民、警钟长鸣,赤字之心,跃然纸上!

张澜的另一首感时之作《读〈续通鉴纪事本末〉贾似道误国有感》,以贾似道的奸佞行为直喻现实时弊。

败亡自古匪由天,邪佞盈朝贤在山。

不顾时危方士籍,何堪逐贱更艰关。

推排寸地征无失,愁见长星涕为潸。

秋壑半闲天水促,几回感事戚衰颜。

作于1945年的《有感》一诗,也是张澜较典型的感时之作:

党权官化气飞扬,民怨何堪遍四方!

谁见轩乘能使鹤,不知牢补任亡羊。

连年血战驱饥卒,万里陆沉痛旧疆。

且慢四强夸胜利,国家前路尚茫茫。

在临近解放时,蒋介石人试图依靠美国挽回败局,于是派宋美龄到美国去作外交,希望能得到美国的援助,张澜对此事也以诗的形式予以讥讽:

宋美龄访美

专电频传夸绝伦,白宫交际一番新,

可怜禹域堂堂国,今日安危托外人。

张澜在政治生活中追求自己的信仰志向,率真而坚毅,但在日常生活中却同普通人一样,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创作了不少具有浪漫色彩的抒情闲逸诗歌。意境优美,诗味盎然,安然自得。

通江道中

穿林越日西斜,小市居人十数家。

笑指苍颜白髯老,轿前犹插杜鹃花。

一幅乡村风情画跃然于眼前,表现出张澜对生活的热爱。其时张澜已是一个长髯白须的老人,却依然喜欢山中的野花,采摘来将它插在轿前时时欣赏,令围观的众人开心不已。

剑阁道中古柏

龙腾凤降势堪惊,老柏千年尚向荣。

夹道森森三百里,人来长在画中行。

这首纯粹写景的山水诗,收入张澜笔下,千年古柏葱茏苍郁,千年古道曲径通幽,路人踽踽行走于画幅中。

去潼南

长路驰驱节候移,今朝涪水看沦漪。

身闲不管船行慢,坐听桡夫唱竹枝。

《去潼南》中表现出张澜少见的悠闲。我们总看到张澜在政治沙场中冲锋陷阵、刚直不阿的一面,而这种犹如士大夫般的悠闲让我们看到了张澜的柔情一面。

张澜有两首咏梅诗很有特色。1932年年底红四方面军即将进入川北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张澜获悉消息后非常高兴,着手联络准备欢迎红军到来。因为国民党严密封锁消息,张澜只得在焦急中等待,于是赋咏梅诗一首,表达了急切等待的心情。当他得知红军已经入川的消息后,又赋咏梅诗一首。第一首借写景抒发了焦急等待的心情:“几度黄昏劳伫立”,第二首借写景表达获知红军入川后喜悦的心情,以梅开暗喻获知消息:“梅花似惜幽人意,特遣侵晨一朵开。”

咏梅

腊木常年花满枝,今年花发尚迟迟。

天寒远道无春寄,岁暮沉阴未雨离。

几度黄昏劳伫立,彼姝娴静渺难窥。

回头试向孤山问,故惜清芬待阿谁?

日日春春未来,凌霜冒雪立苍台。

梅花似惜幽人意,特遣侵晨一朵开。

这两首中尤以“梅花似惜幽人意,特遣侵晨一朵开”两句诗味浓郁,如一幅简练的中国画展现在我们眼前。

下面两首七言律诗也很有特色:

渔父

不羡荣华不羡仙,浮家泛宅自年年。

笠蓑风雨常终日,儿女犬鸡共一船。

杨柳带烟当晓汲,芦花如雪覆秋眠。

嘉陵江水如图画,一任流连号乐天。

重九登尖山寺

老来腰脚健如常,上到峰尖快举觞。

远响高风吹落木,轻寒昨夜降新霜。

山屏东峙遥明眼,江带西萦曲抱岗。

此境自佳堪久坐,茱萸无用插头忙。

1949年,张澜从国民党手中得以逃脱,获救之后来到北京。中共中央对张澜特别关心,安排在颐和园休养,新中国的建立使他兴奋不已,欣然赋诗,咏景寄情:

独坐

顷刻风雷起震惊,雨过天青月更明。

独坐阶前万籁寂,然惟觉此心平。

颐和园即景

夜雨径微湿,晨起寂无哗。

傍树听鹂语,沿湖看莲花。

长廊曲折步行徐,闭户时多为病躯。

舟泛南湖频北望,始知人在画中居。

山漫松荫千年树,湖溢莲香几朵花。

到此恍临仙世界,楼台金碧有人家。

殿前云影犹留彩,树杪蝉声若鼓簧。

昔日霓裳羽衣处,孩儿嬉笑学扭秧。

这几首诗显示出张澜的心境是如此轻松快乐,并对新中国充满无限信心。“昔日霓裳羽衣处,孩儿嬉笑学扭秧”表达了新中国成立了,人民翻身得解放的喜悦心情。

四川保路运动时期,张澜等人被赵尔丰拘捕后,没有屈服于清政府的淫威,在囹圄中互相唱酬诗词,张澜尤其旷达超然,作了一首颇有陶渊明诗风的田园诗。张澜作《田家乐》,是留存下来最早的张澜诗作。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张澜能做到淡定以对,确实难能可贵,可见张澜的知识非常渊博。中国的文人自魏晋以来,每于失意之时,即以老庄思想来慰籍自己的惆怅之情,并不是欲遁于世事,而是以这种情调来抒发情怀,调整心境,在他们心底依然蕴藏着未酬之志。在这首诗中,张澜以30种鸟名巧妙镶嵌于诗中,意趣横生,诗味盎然,情致恬淡:

有田不如归,  谢彼绶带婴。

则地远洿泽,  小舍斫木成。

诛茅莫损花,  屋脊令树平。

宵晨风日佳,  眷属玉冰情。

忘世此爰居,  计划漫纠萦。

眇巧妇工织,  主伯劳并耕。

寻常足布谷,  失意而靡争。

负载胜绂赔,  教子规逃名。

搏黍岂经饱,  农毕方授经。

潜夫不自异,  卑居饶远情。

邻里白头翁,  提壶时共倾。

醉倒我南窗,  唤起参已横。

清流离垢浊,  知希有余荣。

谗无百舌忧,  斗无批颊惊。

的实心田园,  舂锄安平生。

张澜还以诗歌歌咏亲情、友情,表现了慈祥、亲和的一面。

梦南溪山庄竹盛长

南溪先生抗脏身,一梦蓉城过五春。

石室远惭文郡化,祠堂空拜武乡神。

旧山自种多新竹,此夕情亲似故人。

更有梅花廿株在,归来同结岁寒邻。

张澜的前妻杨氏去世后,于1917年与刘慧征结婚,婚后即安家于南溪口。张澜对南溪口非常有感情,自号“南溪先生”,他回南充时大多居住于此。在诗中,张澜梦回南溪,见到自己的山庄四处梅竹茂盛,而亲人已是很久没见面的故人了,表达了对家的眷恋、亲人的怀念之情。

1938年,张澜作怀念母亲的七律一首:

一官何补绝裾恨,不见慈闱廿二春。

已感流年频叹老,每逢生日倍思亲。

笑容宛记儿时爱,珠泪潜抛客里身。

节近清明纷祭扫,锦城犹滞未归人。

张澜对子女非常关爱,19363月,他带着子女们泛舟徜徉,其乐融融,他就像个孩子似的同子女们一道找寻好看的石子。

三月三日携女茂延、继延及子仑乘小艇泛江

觞咏兰亭迹久陈,春江放棹意生新。

陈情欲望笔谈下,沿岸菜花黄锦云。

    偶尔停舟寻石子,记曾战艺赋《金人》。

白云苍狗斯须变,且喜溪山逸此身。

张澜有一首描写过新年的诗,乡村过年的情景跃然笔下,亲情和睦,民情融融,然而此时虽然热热闹闹,可是国家却未安定,没有什么“多难无如世未平”的了。

丙子旧元日  民国25

几处侵晨爆竹声,且欣开岁见新晴。

同游野庙携儿女,旧会吾庐念弟兄。

入室村醪留客饮,占年田父说秋成。

登台亦有熙熙意,多难无如世未平。

张澜与家人融乐相处之时,常不忘对子女谆谆教诲,以诗励志:

自励并勖诸儿女

立德立功在汝为,浮云富贵亦何奇。

山移志定无愚智,水落痕残识盛衰。

老大虚生常自儆,忧患久处是良师。

未有黄金畀,此语长书座右宜。

张澜的小儿子张仑因意外受伤后治疗不善留下了后遗症,1944年因病而被迫截肢,张澜看在眼里痛在心头,但他依然鼓励儿子坚强生活,写诗鼓励:

三年空扣良医门,

胫翻成爱子恩。

此后不须悲弃足,

汝生犹有尊足存。

1936年,张崿奉中共中央之命回到四川。张澜见儿子归来欣喜不已,也曾赋诗一首以表达他的喜悦之情和对儿子的殷切期望:

喜次子自欧洲归

游子音书断语鳞,重瀛一旦作归人。

老亲乍睹惟双泪,异国远离已十春。

消息误传忧物化,瞻依如昔见天真。

时艰正是需才切,爱汝应知善立身。

张澜对于故人朋友情谊深厚。张澜故友胡德宣,亦为四川南充县人,是顺庆府府办中学最早的赞助者、参与者。张澜从日本留学归来后,与胡德宣相识。1915年,张澜就举兵事宜寄宿于亡友家中,赋诗以寄托哀思:

宿亡友胡德宣故宅1915

高斋醉语听鸡鸣,肝鬲当年快吐倾。

岂意子桑先物化,更闻邻笛念平生。

空堂风入穗帷动,一墓烟寒宿草萦。

今日来寻相酎酌,独将斗酒泪纵横。

张澜的老友李雨生,在张澜任川北宣慰使时任副川北宣慰使,同张澜是亲密故交,晚年隐居老家射洪。张澜视察经过此地与老友见面,希望他能出来为国家效力,于是赋诗一首赠老友:

行次洋溪,饮故人李雨生家

义山几岁故山回,山下千家列市开。

屋有栖乌依旧好,人曾喻蜀喜重来。

新词痛写民间苦,佳酿还求饮后醅。

今日国危须共挽,莫将盘谷老高才。

张澜的老同学张茂春也是一个有为之人,在他七十寿诞时张澜赋诗以示祝贺,并在诗中称赞他在教育等方面的作为:

寿张茂春七十

一老巴南矫矫强,平生行事可流芳。

联防昔靖川黔境,设学今有邹鲁乡。

余子功名皆碌碌,前途国步尚茫茫。

年虽迟暮心当壮,遥祝吾宗举一觞。

诗作为一种文学形式,有着与其他文学形式不同的艺术特征,从表现手法到语言的表述、结构的架设、主题的提炼等方面都比其他文学形式更具有特殊性。诗是作者思想情感凝炼出的语言形式,诗的语言简练、节奏明显、意义深邃。诗表现为诗人独特的艺术个性,体现为诗人的个人风格。诗人以他的思想、眼光在生活中发现诗意,从生活中提炼诗意,所以诗的风格取决于诗作者的生活经历、思想素质、艺术修养、性格品质等方面。诗来源于生活,与时代紧密相连。张澜一生关注民生国计,深入体恤民情,努力把握时代脉搏,以自己的心灵感受生活,从而心与时代共跃动,身与时代共命运。如果说艺术家需要生活,张澜则饱尝了生活;如果说艺术家需要激情,张澜则有着一腔为民的热血。张澜不是一个职业的诗人,但他具备了诗人的素质,以诗言志以诗抒情,为后人留下了具有历史意义和时代意义并具有艺术价值的诗歌作品。

 

第十七节 诗品人情

  

张澜是一位教育家、政治家,并不是以诗为业的文人,但他作为一个爱国者、一个坚强的民主主义者,常以诗言情励志。张澜对于中国古典文学及文学形式了然心中,喜欢以中国传统的古典诗歌形式来抒发他的抱负和理想。

中国的诗歌发展到唐代达到高峰,形式臻于完美,音韵讲究韵律平仄。自唐以后的古体诗大多以格律写成,流传下来的诗歌名作也以格律诗居多。张澜的诗歌作品几乎全为格律诗,其中主要是七言律诗与七言绝句。

张澜的诗歌以其内容来划分,大致有这样几个方面: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真切记录社会现状的诗歌;具有辛辣讽刺意味的感时诗歌;具有乐观色彩的抒情闲散诗歌;具有温馨亲情、友情类的诗歌。

在中国文学史上,用诗歌这一形式描述人民疾苦对广大的劳苦大众予以同情的诗人,首推杜甫,其次为白居易等人,之后即少有人以诗歌的形式描述人民百姓的疾苦。张澜出身贫苦,家庭的节俭,刚直不阿的人格教育,深深扎根在张澜的内心深处,并从一个民主主义者成为一个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新中国领导人。张澜的家乡虽物产丰饶,然而1949年之前,交通不便,生产落后低下,人民生活窘迫。张澜在这样一个艰苦的环境中长大,人民的疾苦,家乡的贫穷,在他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当他走出山沟后,开始为解救广大人民的疾苦奔走。从学堂唤起民心,到保路运动,到辛亥革命,到护国运动,到五四运动,到抗日战争,到与蒋介石的专制独裁统治作斗争,到新中国的诞生,张澜的一生完完全全地奉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和人民大众的解放。张澜的人生是中国近现代史的一个缩影,而他的诗歌是他心路的痕迹,是中国历史的简章。张澜可谓是出色效仿杜、白以现实主义的手法、用诗歌描述民众疾苦的非诗人的诗人。

四川保路运动结束后,张澜对国家的前途充满了信心,他积极参与政治,表现出他治政的才能与清廉的为官思想,为他的家乡人民的一方平安费尽心力。然而,在腐败和战乱的北洋政府时代,像张澜这样为民请命的官员是难以得到重用的。19133月,张澜作为川籍国会议员进京准备出席第一届国会,在进京途中,国民党的宋教仁遇害。袁世凯的复辟帝制拉开了序幕,之后议员们和各党派的期望被袁世凯一一扼杀。191310月,袁世凯在国会以武力强迫议员们选举他当选总统,不久又勒令解散国民党,而张澜所倾向的拥护袁世凯的进步党所组成的国会,由于在袁世凯眼里已失去了作用,随即也遭到解散。张澜眼见民主被一个专制独裁的复辟者扼杀,心如刀绞,1914年黯然踏上返川之路。

失题三首

山川聚米昔称雄,此日流亡满目中。

贼势惊彪追岂得,兵如密篦过皆空。

但增孤露无家痛,难觅凌烟不世功。

定乱未应无岳降,高天方醉问何从。

在这首诗中,张澜描述了昔日起义军聚集之地已是空旷无物,面对凶悍的袁军,起义军也无能为力,这场战争只是增加了无数孤儿的无家之痛,却不能打垮袁世凯,建立历史的功绩。同时指出,要想平定天下,对于袁世凯专权乱世,还待有作为之人出现。“贼势惊彪追岂得,兵如密篦过皆空”两句,非常形象地把两军力量悬殊描绘了出来。张澜虽对起义军带有一定的同情,但是也表露出他认为起义军因自身的缺陷难以有所作为的观点。

兵惟畏匪民畏兵,此语吾闻泪欲倾。

空诩军行山易撼,浪传师过市无惊。

伤心蜀客宝鸡道,入耳秦人风鹤声。

安得崆峒倚长剑,为军系贼致时清。

通过这首诗,张澜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希望出现一个强力者推翻袁世凯。“兵惟畏匪民畏兵,此语吾闻泪欲倾”,深刻简扼地道出了其时兵、匪、民之间的关系,所谓的匪得到人民的拥护,官家的兵却为人民深恶痛绝,张澜欲哭无泪,痛心不已。面对着萧瑟争战之地,漠声呼啸而过,张澜兀立山中,悲情伤感,他渴望着“安得崆峒倚长剑,为军系贼致时清。”

森严壁垒布如云,儿戏非同霸上军。

岂有重围容兔脱,翻令大道走狼群。

丁公未肯两贤厄,午谷才能一站闻。

盗跖余赃聊弃置,助君奏捷诩殊勋。

身处争战之地,张澜对起义军能突出重围深为感慨,对于袁世凯的军队取得胜利不以为然。在张澜看来,一支号称军事力量最强的北洋军,竟然让一支农民起义军队伍突出重围,这本来就是个天大的笑话;而对于起义军弃置之物,北洋军却吹嘘为战果辉煌。

在这三首现实主义的诗歌中,张澜对于白朗农民起义充满了同情,但对于农民起义军却并未寄予希望,他冀望于一个真正能领导民众起来推翻封建帝制复辟者袁世凯力量出现。

1936年开始至1937年,川北大旱,灾情严重,再加上内战不断,日本也已开始大举侵略中国。通过刘湘与刘文辉的争战,刘湘取得胜利,执掌川权。在这内忧外患之时,刘湘聘任张澜为川北赈济委员会会长,前往川北各地视察民情。在视察过程中,张澜目睹的皆是一片萧然,于是写就一组诗,反映了当时的民情与自己的心境。这些诗具有浓厚的现实主义色彩,且通俗晓畅,将中国战乱时的四川乡村境况真实地记录了下来。张澜在诗前做了引言:“乡居杂感二十首,天灾沓至,人事多非,耕凿不得相安,呻吟曷能自已!乡居见闻,敷陈其实。词多近俗,有类乎竹枝。世有采风,当念其憔悴。”

当时旱情相当严重,庄稼枯萎,饥民遍地,民众苦不堪言,张澜在诗中写道:

已叹今秋下种迟,初生豆麦便枯萎。

偶然小雨才施润,又被干风竟日吹。

而随着这天灾带给人民的灾难,又加上了人祸:

一年须上八年粮,饱暖无期日夜忙。

已说罚金加滞纳,又催旧契验田房。

酒油税额本非轻,民力已殚官未盈。

精白不闻中饱去,又嫌收少令加征。

百家月月出钱频,保甲皆言法令新。

便合地方勤整理,又言官府不须真。

在这组诗中,张澜对于国民党政府对民众采取的横征暴敛、苛捐杂税进行了直接的揭露,当人民正处于特大天灾之时,官府不是体恤民情、抚慰灾民,而是更加残暴地加重对民众的剥削。

天灾人祸面前,人民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呢?张澜对此做了忠实记录:

谷田收歉菜无多,艰难度日人受磨。

御冬幸有甘薯好,又烂甘薯将奈何!

贫苦偏生四五雏,饥啼难止痛空厨。

举家屡欲逃荒走,又恐无依死道途。

市上朝朝负荷人,几多堂构析为薪。

已因日食愁难继,又况枯时远过春。

借贷西邻空手回,踽行一妇语堪哀。

女无敝袄儿无裤,又是天寒十月天。

家物惟存老瓦盆,从今何以长儿孙?

为愁冻馁难宵寐,又听催科晓到门。

乡村学校尽萧然,旧款犹拖新款悬。

多少教师饥欲死,又须忍苦待来年。

在国民党统治下的广袤的中华大地上,正处于灾荒中的农村不知有多少灾民过着凄苦的生活,张澜通过对几个场景的描述,表达了对生活在饥寒交迫的灾民的同情怜悯之情,读来令人唏嘘不已。

在这组诗中有两首感时抒发情怀之作,也可以看作张澜对于该组诗歌所作的一个总结性的论述:

眼前百事尽悲观,薄酒孤斟强自宽。

忽念方张华北寇,又令通夜寝难安。

志士多忧缘世乱,野人大愿是年丰。

傅岩霖雨今何似,又在苍生伫望中。

当张澜走访了乡里,“眼前百事尽悲观”,只有“薄酒孤斟强自宽”而当想起日寇侵略占领了中国东北,不禁彻夜难眠,由此张澜感叹,有志之士忧虑的是乱世之国,而老百姓的最大心愿是有一个丰收年,人民是多么盼望一个能带领他们走出苦海的人啊!

1939年“川康建设期成会”成立后,张澜去往川北视察时,体恤民情,有感而发,又写下了一些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诗歌。这年,国民政府为了增强抗战及建国的力量,认为四川作为大后方尤其重要,于是在一届三次参政会上决定组建川康建设期成会,目的是督促政府推进川康建设。加强抗战后方的建设,将四川划为了几个区,期成会即将成员组成视察团分赴川境各区视察,将视察所得写成报告,并草拟川康建设具体意见书,由期成会据此拟定建设方案,递交政府建议采纳施行。张澜为川北区主任,负责视察川北33个县。张澜在题记中写道:“此行历时七十余日,径行千里”。“视察北道,随感成吟,得诗二十一首,亦雪泥鸿爪之念也。”在这些诗中,或乡情,或咏景,或怀友咏友,其中突出的是描述乡民疾苦的作品:

宿渠县三回李老来访,并示子书

潼关书到问亲安,有子出征已二年。

贫困可怜遗一老,犹须日缴杂税捐。

由巴中赴仪陇

连年荒旱幸今丰,谷贱难堪捐税重。

数处来呈增叹息,不知何语慰乡农。

听吴超然说江南事

劫后南江生事微,室多残破壮男稀。

剧怜妇女供夫运,道险行迟暮未归。

广元、昭化所见

路人常有头垂索,乡妇犹多趾半纤。

早是一般生活苦,可怜时代至今淹。

过  梓  潼

米柴远负走匆匆,整路又催难雇农。

山石捶完官不恤,民间最苦是征工。

过铜梁安居镇

纷纷学校尽夸张,民众何曾教育良?

不见安居区署外,有人宣讲拜今皇。

通江、苍溪、广元所见

裁锦绣罗丽绝伦,纷纷装束斗时新。

谁知川北贫家女,尚有经冬无裤人。

这些诗颇具杜甫之风,感时伤坏,其中两首涉及民风观念的更改的艰巨性。当张澜到广元以后,令他不敢相信的是居然还有人蓄辫、缠足,由此感叹人民深重苦难的生活一直没有改变,甚至思想意识亦未改变。当他过铜梁安居镇时,见有人仍在大言不惭地宣讲君王意识,把民国的总统当作皇帝看待,诗人认为人民太缺乏教育了,发出了“纷纷学校尽夸张,民众何曾教育良?”的感叹。

《通江、苍溪、广元所见》的背后还有一段小故事。张澜视察此地后,友人李玉生先生设宴为张澜一行送行,饭后,一位衣着入时的女教师带着许多学生前来欢送张澜,并递上一幅白绢请张澜在上面题词留念。张澜看着眼前这位着装时髦的女教师,联想到所经之处贫穷百姓比比皆是,同为女人,而一些农家的女儿连过冬的裤子都没有,这样强烈的反差令张澜感慨不已,他思考了一会儿,在白绢上奋笔疾书:“裁锦绣罗丽绝伦,纷纷装束斗时新。谁知川北贫家女,尚有经冬无裤人。”

在视察中,张澜一路所见的苦难太多,面对水深火热之中的百姓,诗人无奈地直抒心中郁闷:“数处来呈增叹息,不知何语慰乡农。”

1942年至1943年之间,张澜还写了一组这类现实主义的诗歌。此时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已成立,张澜任主席。19411117,国民参政会第二届二次会议召开,在这次会上,张澜针对国民党坚持反共政策,不断制造反共事件,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行径,于1125提交了《实现民主,加强抗战力量,树立建国基础案》提案。蒋介石在看了这个提案后,拍案大怒,禁止该提案提交大会讨论。张澜与之面对面强争未果。断然拒绝出席国民参政会长达两年之久,以示对专制独裁的强烈抗议。在这段时间里,张澜由重庆移居成都,住在南充同乡黄瑾怀的别墅“怀远山庄”,继续从事民主活动,并写下了一组杂咏诗,共19首。

城南闲住渐冬深,月淡霜清天欲明。

梦醒重衾犹怨薄,几阿道上有车声。

美裘新制御冬寒,市贾多金意自欢。

最是堪怜乡妇语,如今布贵补衣难。

输将恐后国忘家,军服军粮岁有加。

不信健儿拼战死,寒犹衣夹饭多沙。

人间苦乐事多偏,但得逢时胜力田。

试向云中一凝望,粮官税吏尽登仙。

朱门深掩日高时,妾宠妻娇睡起迟。

富贵自娱成底事,只将华屋住行尸。

物产夸陈冠五都,游人不见覆车无?

北平上海南京路,一幅繁华沦陷图。

米贵长安居奈何,连朝阴雨天荐瘥。

漫言民食能供应,四望炊烟断处多。

张澜以现实主义的手法,针砭时弊,揭示了国难当头之际,统治阶级的腐败和人民生活的艰辛。第一首诗中描写了一个瞬间:在寒冷的冬夜当他梦醒时,尽管盖了两床被子依然觉得冷,却听见外面传来辛勤劳作的劳苦者的车轮之声。在第二首诗描写了一些人制作华贵新裘准备过冬,而乡里的一个农妇却连买一块布来补衣都要犯愁。另一首诗则反映了国民党军队的状况,揭露了国民党的腐败:虽然军服军粮年年在增加,而士兵却吃着掺沙粒的饭,穿着单薄的衣,像这样的军队怎么能打仗呢?张澜的这些诗从不同的角度对国民党统治下的社会民不聊生的现状予以揭露,如官吏腐败,“粮官税吏尽登仙”、“朱门深掩日高时,妾宠妻娇睡起迟”;如民众疾苦,“漫言民食能供应,四望炊烟断处多”;如国耻,“北平上海南京路,一幅繁华沦陷图”。

1936年,张澜作《曹专员仲植查灾返成都》二首,其中一首写道:

昭剑南趋千里途,白泥食尽树皮无。

知君永久留心影,百幅东川饿莩图。

这首诗无如看作是张澜自己的心境,因为张澜也正是这样,在乡村中看尽了惨不忍睹的景象:民不聊生、饿殍遍地的凄凉。历历在目的场景,永久留驻在张澜心中。

艺术中的现实主义着力于对现实进行客观的、具体的、历史的艺术描写,注重现实中人物和环境之间的艺术关系,典型化是现实主义创作的要点,而典型化又是通过个性化得以体现。同时它关注社会下层与小人物的悲惨遭遇,具有强烈的批判性或揭露性。在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上,现实主义诗歌以生活本身的形式反映生活,但不局限于这一形式,它重视社会分析,但也注重心理分析,探索人的复杂内心世界的心理描写。现实主义诗歌的震撼力,就在于以真切的笔墨打动人心。张澜的诗歌语言质朴,人物形象突出感人,它不事雕饰,而是直击现实,充分体现了现实主义诗歌的特质。张澜以其真切的爱国爱民之心体恤民情,关注民众疾苦,这与其本身出生于贫苦之家,从小就生活于苦寒之中及与家庭素朴的教育不无关系,同时张澜在读书学习中积极吸取新思想,民主思想不断成熟,并逐渐成为具有一个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爱国者、教育家。因为有了这样身历和心历,张澜才能以其现实主义的笔锋写出具有历史意义和时代感的诗作。

张澜抨击时政的作品铿锵有力,直抒胸臆,光明磊落,不畏权贵,或犀利辛辣,或扼腕长叹,充分体现了民族危亡之关头,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勇气。如1942年杂咏诗中的一首:

春风失半几时还,元旦今看喜气鲜。

灯彩漫空新约庆,普天顿返太平年。

1942年元旦,中、英、美、苏等26国在华盛顿发表共同宣言,一致向世界宣告坚决打击德、意、日。张澜在这首诗中以讥讽的笔调调侃了国民政府在宣言上签字后,认为天下似乎已经太平的沾沾自喜,殊不知“春风失半几时还”,何以“普天顿返太平年”。

民主政新帝制终,当年尽力国人同。

为何党治成私利,不见选贤天下公。

语言直白,不啻一首政论诗。自辛亥革命以来人民浴血奋战得来的民主最终竟被独裁专制者所攫取,怎不令人愤慨、拍案诘问:何以结党营私,民主何在?

训告篇篇胜古王,出言能使国家强,

应知昔日梁陈主,文集虽佳不救亡。

抗战时期,蒋介石发表了许多振振有词的抗战言辞,然而却不把军队主要用于抗日,而用于防范共产党,且不断制造破坏统一战线的事件。张澜在这首诗中抨击了蒋介石光说不做或阳奉阴违的做法:你的篇篇讲话胜过古代帝王,似乎靠着言论就能治理国家,要知道南朝时的梁陈后主,可曾由于文笔而挽救国家危亡。

诏书哀痛圣明称,自古得民在得心。

纵使国中呼万岁,安知寒雨怨咨深。

这首诗对于国民党政府接二连三的无用的文告进行了抨击,张澜直言“自古得民在得心”,哪怕国中的万岁声喊破了天,人民还在饱受人间苦难。

1920年冬,张澜奔母丧,自京返川过秦岭,回想起1914年袁世凯复辟帝制解散国会后,曾经秦岭回川,1918年任省长时川滇内战赴京述职也曾翻越秦岭。此番再过秦岭,不禁有感于中,作《过五丁峡》七言律诗一首:

过五丁峡

雨霁云开群峰攒,怒风号窍雷鸣湍。

人行下涧铁千壁,日见中天冰一丸。

霸业金牛山剩在,贼群铜马道艰难。

玉生感慨三过此,满目萧条意未安。

李白过秦岭,感叹蜀道难,而张澜对于秦岭的雄奇高峻则大为赞叹;陆游过秦岭,“细雨骑驴入剑门”有一份悠然自得,而张澜此时在这群峰耸立,嗍风怒号,急流轰鸣的山涧中,面对壮丽的大自然,联想起自己三过此地,皆为国事而奔走,自是心潮澎湃,依然期望着能为民众和国家尽一份绵薄之力。

抗日战争时期间,张澜已是一个更加成熟的爱国者和民主主义者,他怀着满腔爱国之情投入全面抗战的抗日救亡运动。1937727,张澜在《新民报》上发表了五首抗日七言绝句:

其一

华北鲸吞谋久蓄,亚东吼狮睡初醒。

寇来便合迎头击,直捣黄龙拼痛饮。

其二

察北冀东待收复,交通平汉况卢桥。

一朝抗战兵先撤,坐使日儿作天骄。

其三

和平早失三原则,屈辱还劳几度谈。

从此国人应准备,北平哀后哀江南。

其四

塘沽何梅再协定,丧权忍辱祸遗今。

此时抗战应先绝,万骑平郊寇已深。

其五

雄才救国经尝胆,童子勿觞愿执戈。

民族复兴堪自信,终须还我旧山河。

忧国忧民、警钟长鸣,赤字之心,跃然纸上!

张澜的另一首感时之作《读〈续通鉴纪事本末〉贾似道误国有感》,以贾似道的奸佞行为直喻现实时弊。

败亡自古匪由天,邪佞盈朝贤在山。

不顾时危方士籍,何堪逐贱更艰关。

推排寸地征无失,愁见长星涕为潸。

秋壑半闲天水促,几回感事戚衰颜。

作于1945年的《有感》一诗,也是张澜较典型的感时之作:

党权官化气飞扬,民怨何堪遍四方!

谁见轩乘能使鹤,不知牢补任亡羊。

连年血战驱饥卒,万里陆沉痛旧疆。

且慢四强夸胜利,国家前路尚茫茫。

在临近解放时,蒋介石人试图依靠美国挽回败局,于是派宋美龄到美国去作外交,希望能得到美国的援助,张澜对此事也以诗的形式予以讥讽:

宋美龄访美

专电频传夸绝伦,白宫交际一番新,

可怜禹域堂堂国,今日安危托外人。

张澜在政治生活中追求自己的信仰志向,率真而坚毅,但在日常生活中却同普通人一样,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创作了不少具有浪漫色彩的抒情闲逸诗歌。意境优美,诗味盎然,安然自得。

通江道中

穿林越日西斜,小市居人十数家。

笑指苍颜白髯老,轿前犹插杜鹃花。

一幅乡村风情画跃然于眼前,表现出张澜对生活的热爱。其时张澜已是一个长髯白须的老人,却依然喜欢山中的野花,采摘来将它插在轿前时时欣赏,令围观的众人开心不已。

剑阁道中古柏

龙腾凤降势堪惊,老柏千年尚向荣。

夹道森森三百里,人来长在画中行。

这首纯粹写景的山水诗,收入张澜笔下,千年古柏葱茏苍郁,千年古道曲径通幽,路人踽踽行走于画幅中。

去潼南

长路驰驱节候移,今朝涪水看沦漪。

身闲不管船行慢,坐听桡夫唱竹枝。

《去潼南》中表现出张澜少见的悠闲。我们总看到张澜在政治沙场中冲锋陷阵、刚直不阿的一面,而这种犹如士大夫般的悠闲让我们看到了张澜的柔情一面。

张澜有两首咏梅诗很有特色。1932年年底红四方面军即将进入川北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张澜获悉消息后非常高兴,着手联络准备欢迎红军到来。因为国民党严密封锁消息,张澜只得在焦急中等待,于是赋咏梅诗一首,表达了急切等待的心情。当他得知红军已经入川的消息后,又赋咏梅诗一首。第一首借写景抒发了焦急等待的心情:“几度黄昏劳伫立”,第二首借写景表达获知红军入川后喜悦的心情,以梅开暗喻获知消息:“梅花似惜幽人意,特遣侵晨一朵开。”

咏梅

腊木常年花满枝,今年花发尚迟迟。

天寒远道无春寄,岁暮沉阴未雨离。

几度黄昏劳伫立,彼姝娴静渺难窥。

回头试向孤山问,故惜清芬待阿谁?

日日春春未来,凌霜冒雪立苍台。

梅花似惜幽人意,特遣侵晨一朵开。

这两首中尤以“梅花似惜幽人意,特遣侵晨一朵开”两句诗味浓郁,如一幅简练的中国画展现在我们眼前。

下面两首七言律诗也很有特色:

渔父

不羡荣华不羡仙,浮家泛宅自年年。

笠蓑风雨常终日,儿女犬鸡共一船。

杨柳带烟当晓汲,芦花如雪覆秋眠。

嘉陵江水如图画,一任流连号乐天。

重九登尖山寺

老来腰脚健如常,上到峰尖快举觞。

远响高风吹落木,轻寒昨夜降新霜。

山屏东峙遥明眼,江带西萦曲抱岗。

此境自佳堪久坐,茱萸无用插头忙。

1949年,张澜从国民党手中得以逃脱,获救之后来到北京。中共中央对张澜特别关心,安排在颐和园休养,新中国的建立使他兴奋不已,欣然赋诗,咏景寄情:

独坐

顷刻风雷起震惊,雨过天青月更明。

独坐阶前万籁寂,然惟觉此心平。

颐和园即景

夜雨径微湿,晨起寂无哗。

傍树听鹂语,沿湖看莲花。

长廊曲折步行徐,闭户时多为病躯。

舟泛南湖频北望,始知人在画中居。

山漫松荫千年树,湖溢莲香几朵花。

到此恍临仙世界,楼台金碧有人家。

殿前云影犹留彩,树杪蝉声若鼓簧。

昔日霓裳羽衣处,孩儿嬉笑学扭秧。

这几首诗显示出张澜的心境是如此轻松快乐,并对新中国充满无限信心。“昔日霓裳羽衣处,孩儿嬉笑学扭秧”表达了新中国成立了,人民翻身得解放的喜悦心情。

四川保路运动时期,张澜等人被赵尔丰拘捕后,没有屈服于清政府的淫威,在囹圄中互相唱酬诗词,张澜尤其旷达超然,作了一首颇有陶渊明诗风的田园诗。张澜作《田家乐》,是留存下来最早的张澜诗作。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张澜能做到淡定以对,确实难能可贵,可见张澜的知识非常渊博。中国的文人自魏晋以来,每于失意之时,即以老庄思想来慰籍自己的惆怅之情,并不是欲遁于世事,而是以这种情调来抒发情怀,调整心境,在他们心底依然蕴藏着未酬之志。在这首诗中,张澜以30种鸟名巧妙镶嵌于诗中,意趣横生,诗味盎然,情致恬淡:

有田不如归,  谢彼绶带婴。

则地远洿泽,  小舍斫木成。

诛茅莫损花,  屋脊令树平。

宵晨风日佳,  眷属玉冰情。

忘世此爰居,  计划漫纠萦。

眇巧妇工织,  主伯劳并耕。

寻常足布谷,  失意而靡争。

负载胜绂赔,  教子规逃名。

搏黍岂经饱,  农毕方授经。

潜夫不自异,  卑居饶远情。

邻里白头翁,  提壶时共倾。

醉倒我南窗,  唤起参已横。

清流离垢浊,  知希有余荣。

谗无百舌忧,  斗无批颊惊。

的实心田园,  舂锄安平生。

张澜还以诗歌歌咏亲情、友情,表现了慈祥、亲和的一面。

梦南溪山庄竹盛长

南溪先生抗脏身,一梦蓉城过五春。

石室远惭文郡化,祠堂空拜武乡神。

旧山自种多新竹,此夕情亲似故人。

更有梅花廿株在,归来同结岁寒邻。

张澜的前妻杨氏去世后,于1917年与刘慧征结婚,婚后即安家于南溪口。张澜对南溪口非常有感情,自号“南溪先生”,他回南充时大多居住于此。在诗中,张澜梦回南溪,见到自己的山庄四处梅竹茂盛,而亲人已是很久没见面的故人了,表达了对家的眷恋、亲人的怀念之情。

1938年,张澜作怀念母亲的七律一首:

一官何补绝裾恨,不见慈闱廿二春。

已感流年频叹老,每逢生日倍思亲。

笑容宛记儿时爱,珠泪潜抛客里身。

节近清明纷祭扫,锦城犹滞未归人。

张澜对子女非常关爱,19363月,他带着子女们泛舟徜徉,其乐融融,他就像个孩子似的同子女们一道找寻好看的石子。

三月三日携女茂延、继延及子仑乘小艇泛江

觞咏兰亭迹久陈,春江放棹意生新。

陈情欲望笔谈下,沿岸菜花黄锦云。

    偶尔停舟寻石子,记曾战艺赋《金人》。

白云苍狗斯须变,且喜溪山逸此身。

张澜有一首描写过新年的诗,乡村过年的情景跃然笔下,亲情和睦,民情融融,然而此时虽然热热闹闹,可是国家却未安定,没有什么“多难无如世未平”的了。

丙子旧元日  民国25

几处侵晨爆竹声,且欣开岁见新晴。

同游野庙携儿女,旧会吾庐念弟兄。

入室村醪留客饮,占年田父说秋成。

登台亦有熙熙意,多难无如世未平。

张澜与家人融乐相处之时,常不忘对子女谆谆教诲,以诗励志:

自励并勖诸儿女

立德立功在汝为,浮云富贵亦何奇。

山移志定无愚智,水落痕残识盛衰。

老大虚生常自儆,忧患久处是良师。

未有黄金畀,此语长书座右宜。

张澜的小儿子张仑因意外受伤后治疗不善留下了后遗症,1944年因病而被迫截肢,张澜看在眼里痛在心头,但他依然鼓励儿子坚强生活,写诗鼓励:

三年空扣良医门,

胫翻成爱子恩。

此后不须悲弃足,

汝生犹有尊足存。

1936年,张崿奉中共中央之命回到四川。张澜见儿子归来欣喜不已,也曾赋诗一首以表达他的喜悦之情和对儿子的殷切期望:

喜次子自欧洲归

游子音书断语鳞,重瀛一旦作归人。

老亲乍睹惟双泪,异国远离已十春。

消息误传忧物化,瞻依如昔见天真。

时艰正是需才切,爱汝应知善立身。

张澜对于故人朋友情谊深厚。张澜故友胡德宣,亦为四川南充县人,是顺庆府府办中学最早的赞助者、参与者。张澜从日本留学归来后,与胡德宣相识。1915年,张澜就举兵事宜寄宿于亡友家中,赋诗以寄托哀思:

宿亡友胡德宣故宅1915

高斋醉语听鸡鸣,肝鬲当年快吐倾。

岂意子桑先物化,更闻邻笛念平生。

空堂风入穗帷动,一墓烟寒宿草萦。

今日来寻相酎酌,独将斗酒泪纵横。

张澜的老友李雨生,在张澜任川北宣慰使时任副川北宣慰使,同张澜是亲密故交,晚年隐居老家射洪。张澜视察经过此地与老友见面,希望他能出来为国家效力,于是赋诗一首赠老友:

行次洋溪,饮故人李雨生家

义山几岁故山回,山下千家列市开。

屋有栖乌依旧好,人曾喻蜀喜重来。

新词痛写民间苦,佳酿还求饮后醅。

今日国危须共挽,莫将盘谷老高才。

张澜的老同学张茂春也是一个有为之人,在他七十寿诞时张澜赋诗以示祝贺,并在诗中称赞他在教育等方面的作为:

寿张茂春七十

一老巴南矫矫强,平生行事可流芳。

联防昔靖川黔境,设学今有邹鲁乡。

余子功名皆碌碌,前途国步尚茫茫。

年虽迟暮心当壮,遥祝吾宗举一觞。

诗作为一种文学形式,有着与其他文学形式不同的艺术特征,从表现手法到语言的表述、结构的架设、主题的提炼等方面都比其他文学形式更具有特殊性。诗是作者思想情感凝炼出的语言形式,诗的语言简练、节奏明显、意义深邃。诗表现为诗人独特的艺术个性,体现为诗人的个人风格。诗人以他的思想、眼光在生活中发现诗意,从生活中提炼诗意,所以诗的风格取决于诗作者的生活经历、思想素质、艺术修养、性格品质等方面。诗来源于生活,与时代紧密相连。张澜一生关注民生国计,深入体恤民情,努力把握时代脉搏,以自己的心灵感受生活,从而心与时代共跃动,身与时代共命运。如果说艺术家需要生活,张澜则饱尝了生活;如果说艺术家需要激情,张澜则有着一腔为民的热血。张澜不是一个职业的诗人,但他具备了诗人的素质,以诗言志以诗抒情,为后人留下了具有历史意义和时代意义并具有艺术价值的诗歌作品。

 


第十七节 诗品人情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 2019-2025 中国民主同盟安顺市委员会® 黔ICP备15005075号 地址:贵州安顺市西秀区东二环路口联心楼大厦4楼 电话号码 : 0851-33225313 电子邮箱 :asmmbgs@126.com  

52040202000072   技术支持:贵州纵横天下网络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